福州消费在线,欢迎您!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网站关键词: 福州消费在线

呼和浩特凯蒙中医院好不好?【到底好不好】

来源:未知 作者: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14日 09:47:23
呼和浩特金桥凯蒙中医院坐诊的名医中最擅长男科调理 的当属刘汉荣医生。他从 1970年1月开始从医,30多年一直从事临床工作,擅长与自然环境相结合的激活人体自身免疫力的时相辩证治疗法。凯蒙中医院 肾对男人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身体器官,肾好了才能藏精,

呼和浩特金桥凯蒙中医院坐诊的名医中最擅长男科调理的当属刘汉荣医生。他从1970年1月开始从医,30多年一直从事临床工作,擅长与自然环境相结合的激活人体自身免疫力的时相辩证治疗法。凯蒙中医院

肾对男人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身体器官,肾好了才能藏精,从而让人精力充沛。

肾功能好的人,表现为精神清爽,行动灵活,走路轻快,睡眠好,记忆力佳,能高效完成工作,有充沛的精力做更多的事,并且身体健康,面色红润,耳聪目明,会给他人留下好的印象,也有利于人际交往。

肾不好的人,精神不振,容易疲乏,二便不正常,常常头晕眼花,腰痛腿软,不仅工作时容易被各种身体状况干扰,而且脱发、耳鸣、水肿等也不利于个人形象,甚至出现男性功能障碍,对家庭也是极为不利。所以说养肾就是养命,男人一定要补肾,生活并没有因为你舍不得花钱调理而变得富裕,而是让你依旧没有自信。凯蒙中医院

在进入凯蒙医院之前,刘汉荣医生一直在解放军二五三医院坐诊。期间,在内蒙古医科大学中医专业学习了四年,毕业后我又回到解放军二五三医院,挑起了中医科室的大梁。1985年送医下乡为兵及农牧民服务中,因为刘医生治好了一个蒙古汉子的不育症,方圆十几个县镇的牧民慕名赶着牛羊勒勒车找他求医。事情是这样的:

那个时候送医下乡接诊牧区的病人特别多,病种也特别杂。各种稀奇古怪的病都有。不像现在,各种仪器检查,那时全凭望闻问切、全凭搭在病人脉搏上的三根手指头来诊断,靠的是悟性、凭的是真功夫。

有一次,一个叫阿木古楞的蒙古汉子找到刘医生,说结婚三年了,媳妇不光没有怀孕,还是个处女,这下子把刘医生震到了。详细问了两人的情况,才知道原来是小伙子圈马的时候不小心从马背上摔下来,伤到“命根子了”。命根子像趴在地上不抬头的小虫虫,媳妇还是完整的黄毛丫头,怎么能怀上小毛毛呢。

于是刘医生用蒙药和中药相结合的办法,也就是在那个期间学会了用黄酒熟制的方法炮制蒙药,4个月的时间,调理好了小伙子的毛病,第二年阿木古楞媳妇生下了一个胖小子。几十年过去了,这套方法刘医生还在用,经过几十年的改进和实践验证,对于男性的勃起不好,时间短、疲软、前列腺炎的效果也越来越好。因为在送医下乡的贡献,刘医生治愈了几十例大大小小疑难病症,荣立全军科技三等功、集体科室二等功。凯蒙中医院


















































































































































怪,毕竟帝王的新鲜感永远只是一时的。
当然,也有可能是流言的影响太大了,所以楚襄牺牲了她来成全自己的威名,如此想来,宋玉娇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
看来那个老头子这次是真下了工夫。
话说回来,他也是朝中的老臣子了,大半辈子都在浸淫权术,怪不得一出手就弄得楚襄他们狼狈不堪,看来之前只是他不想做罢了,否则她早就当上御前女官了,哪里还有岳凌兮什么事?
真是老奸巨猾!
宋玉娇心中忿忿,表面却未露出分毫,由得薛逢春将她引入御书房,边走边听见他说:“宋大人也是老资历的女官了,想必很快就能胜任修仪一职,只是近来陛下心情不佳,大人还须谨言慎行才是。”
简而言之就是不该看的别看,不该听的别听。
本来是稀松平常的一句叮嘱,宋玉娇却隐约听出了警告的味道,转眼再看,薛逢春仍是一脸笑眯眯的,似乎并无他意,于是她也回了个笑容过去,细声道:“我知道了,多谢薛总管提醒。”
话虽如此,心里却是不屑一顾。
她之所以希求这个位子就是因为能近距离地接触到楚襄的隐私,若是什么都不听不看,她怎么继续往上爬?况且薛逢春说的也未必就是真的,搞不好是想让她早些下台然后把岳凌兮弄回来,她还是多留几个心眼的好。
思及此,宋玉娇冲他婉婉福了个身,然后就迈进了楚襄所在的房间。
有匪君子,如圭如璧。
宋玉娇第一次离楚襄这么近,脑海中有一瞬间的空白,然后这几个字就蹦了出来,直到窗外飞鸟掠过晃动一地光影,她才猛然回神。
“微臣参见陛下,陛下万安。”
楚襄恍若未闻,径自专注在积累如山的案牍上,连眼睛都没抬,宋玉娇就一直跪在冷硬的大理石砖上,凉意穿过锦缎一丝丝渗进膝盖里,不一会儿就没了知觉。
未几,楚襄掀起眸子看了她一眼,发现她纹丝不动,宛如一座玉雕,似乎对这种情况甘之如饴,见状,楚襄终于淡淡开口:“平身。”
“谢陛下。”
宋玉娇站起身来,小腿明明已经麻痛到不行,面上却看不出丝毫忍耐的痕迹,仿佛一切如常,还没等她缓过来,楚襄富有磁性的嗓音又再次从前方泛开。
“替朕换一块墨锭。”
“是。”
她迈开酸麻的双腿走到御案边上,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块双龙戏珠的玉砚,翠□□滴,雕琢入微,她环视须臾,从书架上的盒子里找到了新的墨锭,然后挽起袖子一圈一圈地开始研磨,水墨交融的一瞬间似有松竹清香在鼻尖散开,甚是好闻。
楚襄并未多言,抬手蘸了蘸笔,复又落回了御案上。
宋玉娇顺着他的动作看过去,却是猛然一惊,他手下压了一张地图,上面绘满了弯弯曲曲的线条,山川河流及城郭要塞皆跃然其上,轮廓清晰,而他正在不同的地方放置角旗和添加标记,分明就是在排兵布阵。
这是攻打西夷的战略地形图!
她继续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似要将每一个细节都深深地刻入脑海之中,比如以蒙城、逐浪城为中心的连环兵营,经乱云平原北上至凛风峡谷的行军路线,还有通过秘密航线运输的大型军用器械……
看来果真是要开战了。
宋玉娇正暗自揣测着,不经意一转头,恰好对上楚襄冷冽如刃的目光,心里顿时咯噔一跳,却没有遮掩自己的行为,反而细声问道:“陛下,这张图上描绘的地方可是西北前线?”
“放肆。”
楚襄冷声呵斥,眉眼虽未起变化,但那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已足以令人腿软,她内心深惧,却退开两步屈膝福了福,道:“陛下,恕微臣斗胆,此图有一处绘制错误。”
此话一出,楚襄冷色稍减,狭长的眼角微微一扬,似乎来了兴致。
“那你且说说看,此图哪里绘错了?”
“正是这里。”宋玉娇将身体倾过御案,指着东漓江下游的一部分说道,“上个月亳山突发泥石流,堵住了一半水道,导致东漓江的这一段改变了路线,现在已经不从苍岚城过了,而是流经凉月城。”
楚襄悠悠地看了她一眼,道:“你倒是熟知各路消息。”
宋玉娇察觉到他的语气已不复刚才的严厉,嘴角上扬一瞬旋即又恢复如初。
他果然是吃率真耿直这一套的。
方才她就在想,既然已经被发现了,遮遮掩掩反倒不好,还不如光明正大地承认自己在偷看,然后象征性地指出一个小问题,即便指错了也不要紧,只要能证明她是在为楚国、为前线的士兵着想就可以了,这样就不会惹他猜忌。
最重要的是,岳凌兮是什么样子大家都知道,她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对准楚襄的口味。
宋玉娇收敛思绪,正准备就此话题与楚襄继续谈下去,孰料外头忽然传来了喧哗声。
“表小姐,陛下正在处理政务,一会儿还要前往枢密院与几位将军议事,时间安排得很紧,您看是不是改日再来?”
“让开!我今天非见到陛下不可!”
说完,只听见一声重重的门响,人影如风掠过,转瞬就冲到了月洞门前,数目相对的一刹那,她分明看见那人脸上闪过一丝错愕,然后极慢地俯下身行了个礼。
“臣妾给陛下请安了。”
语气听似很恭敬,实则极其敷衍。
楚襄转头凝视着她,道:“你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宋玉娇见气氛有些僵滞,遂打起了圆场:“陛下,想必顾夫人有要紧事向您汇报,不如微臣先行告退……”
“本夫人与陛下讲话有你什么事?”
夜思甜蓦然转过头来看着她,俏脸含霜,凌厉逼人,宋玉娇没想到她竟敢当着楚襄的面如此放肆,一时没了话说。
“你先下去。”
楚襄凝视着夜思甜,话却是对宋玉娇说的,她甚是识趣,没有跟夜思甜纠缠,福了福身就退下了,关上门的一瞬间,里面隐约传出了夜思甜的质问声。
“陛下,究竟凌兮犯了什么错,您要将她关在寒香殿?”
楚襄冷哼:“还知道朕是陛下。”
“襄哥哥!”夜思甜绷不住了,气呼呼地跺了下脚,“凌兮还小,难免会有不懂事的地方,哪里做错了小惩大诫一番便是,您怎么能把她扔到那种地方去?她身子骨本来就弱,要是病出个好歹怎么办?”
“朕今天也算是开了眼了。”楚襄啼笑皆非地看着她,薄唇止不住地上扬,“不懂事的来帮懂事的求情,还说得有理有据的,竟让朕无法反驳。”
夜思甜霎时红了脸,一半是气的一半是羞的,“您净跟我绕圈子!到底放不放人?”
“不放。”
干干脆脆的两个字,彻底切断了夜思甜所有的后路,她知道楚襄向来说一不二,于是也就不再求情了,忿忿道:“我要写信告诉姑母,让她来主持公道!”
楚襄淡定地冲她挥了挥手:“写完了告诉朕一声,朕让驿站给你八百里加急送去西宫。”
夜思甜被噎了个半死,又拿他没办法,咚咚几步迈出御书房就朝寒香殿去了,临走前还气鼓鼓地扔下一句话。
“我看你这样以后怎么找娘子!”
作者有话要说:  襄襄:我娘子愿意被我关!!!我们这是情趣你不懂!!!


第75章 冷宫
繁星点点,虫鸣啾啾,这样的春夜总是让人格外平静。
岳凌兮在寒香殿已经住了十日了,这里甚是偏僻,人迹罕至,恐怕是宫里最冷清的地方。第一天来的时候,小小的院子里的杂草都没过了脚踝,梁下床头也是蛛网密布,尘土飞扬,书凝领着两个小宫女里里外外地打扫了一上午才勉强能够住人。
其他的就更不用说了,内廷司的人向来都是抬高踩低的,见岳凌兮落难了,就越发怠慢起她来了,月例少了不说,连原有的各种供给都开始缺斤少两,书凝气不过要去找他们理论,却被岳凌兮阻止了。
所幸楚襄平时赐的东西不少,书凝就从宜兰殿一趟趟地全搬了过来,想着对付几天完事,反正小两口闹一阵就好了,岳凌兮在这也待不了多久。谁知她的算盘是彻底打错了,岳凌兮这一住就住了十天,楚襄连面都没露,完全没有要和好的意思,回到宜兰殿可以说是遥遥无期了。
她忍不住暗暗腹诽,陛下可真是薄情寡恩!
这股火气憋在她心里憋了好几天,无处发泄,结果在流胤奉旨前来给岳凌兮送东西的时候一股脑地冲出来了。
“你来做什么?”
流胤见她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就知道她心情不好,于是简明扼要地说道:“岭南刚运来的白玉果和草莓,陛下让我拿来给修仪吃。”
书凝朝后望了一眼,影卫手里拎着满满两大袋子水果,鲜嫩又水灵,一颗蔫的都没有,想必是快马加鞭彻夜不休地送过来的,眼下还是初春,恐怕岭南那边也是刚摘下第一茬吧?整座王都都不见得有几颗,这两袋可谓价值千金了。
虽说以往也是如此,不管从哪里上贡的东西楚襄总是直接送来岳凌兮这里,等她挑完了再把剩下的扔进国库,书凝每次都念叨着陛下对修仪真好,这次却不怎么买账。
“待在这人都快发霉了,还吃什么水果?”
流胤一愣,道:“这里是偏了点,但收拾好了环境还是不错的,又没人来打扰,修仪正好可以休息一阵子。”
“休息你个大头鬼!”书凝伸出手指使劲戳着他的胸膛,直把他戳得连连后退,“蜡烛要省着用,吃饭要自己花银子开小灶,就连被子都是我吭哧吭哧从宜兰殿搬过来的,这种条件你来住几天试试?”
流胤瞬间领会到她的意思,脸色一沉,道:“内廷司的人胆敢如此怠慢?”
书凝环抱着手臂哼了哼,没说话。
“你等着,我这就去找他们要个说法。”
流胤做事果断,甩下一句话就准备前往内廷司,书凝倒急起来了,紧赶两步追上去拽住他的手说道:“你疯了?没禀报过陛下就敢擅自行事,你是不是嫌自己命太长了?”
“若是陛下知道此事,可就不仅仅是与内廷司理论这么简单了。”
他沉声说完就拨下了缠在掌间的小手,然后大步离开了寒香殿,徒留书凝一个人怔怔地站在原地,半天回不过神来。
既然陛下如此看重修仪,他们这又是闹的哪一出?
她的疑问并没有持续多久,将将入夜,正主儿就驾临寒香殿了。
夜凉似水,光照长阶,楚襄流星般穿过院子来到了殿内,身上只穿了件深灰色的薄衫,广袖冠带被风吹得高高扬起,衬得他身形修直,玉树临风。
岳凌兮挽起披帛去迎他,才走到身前就听见他怫然不悦地问道:“内廷司的人没来?”
“下午就来过了。”岳凌兮怕他发火,急忙出声解释,“他们架势太大了,什么屏风花瓶那些用不着的东西也往这儿送,我唯恐闹得人尽皆知,就赶紧让书凝把他们弄走了,只留下了日常用品。”
楚襄的脸色并没有好转多少。
“我这还没说半个字,他们倒是越俎代庖先削了你的月例,胆子还真不小!”
岳凌兮伸过去握住他的手,一边摩挲着他指腹上的薄茧一边细声劝道:“陛下息怒,我这也没什么大碍,您就饶他们一回吧?况且这件事若是闹大了,我们岂不是前功尽弃?”
“正好,我也懒得同那帮人虚与委蛇了。”楚襄冷哼道。
岳凌兮垂下羽翼般的长睫,掩去浓浓愧色,“是我不好,若不是为了我,陛下也不必费这番工夫。”
楚襄握住软嫩的柔荑,长臂一揽,将她圈入怀中道:“我这算不得什么,辛苦的还是你。”
外头的流言蜚语已是满天飞,说什么的都有,几乎把她贬得一无是处。平白受此侮辱也就罢了,等她回去以后,他自会用他的方法替她澄清,只是内廷司暗中来的这一下令他格外恼怒——平时他那般小心地替她调养身体,玄清宫上下都不敢让她受一点累,一朝流落冷宫,竟被这帮人明晃晃地虐待了,教他如何咽的下这口气?
岳凌兮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轻抚着他的胸膛说:“为了将那人引出来,做什么我都甘愿,更何况我本就犯了错,陛下惩罚我也是应该的。”
闻言,楚襄低低一笑,宛如流水激石。
“几日不见,倒变得通透了。”
岳凌兮把头伏在他肩窝,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今后若非陛下逐我,否则我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陛下。”
“不会有那一天。”
楚襄骤然将她打横抱起,大步迈向床榻,奶白色轻纱垂落的一瞬间,两具躯体相拥着跌入了软絮之中,楚襄压着岳凌兮,一面吻着她粉嫩的唇瓣一面悄悄把手探入裙下,正是欲望迭起之时,谁知摸到了一块轻薄的布片,他顿时停下动作抬眸看向她。
“来月事了?”
“嗯。”岳凌兮轻轻点头,声音细如蚊蚋,“又提前了,今夜恐怕没法再承陛下雨露,要不……要不我帮陛下弄出来?”
楚襄颇爱听她用一本正经的语气说这些略带淫媚的话语,有种奇妙的反差,让他忍不住收拢双臂与她深深地缠吻了一番,直到她喘不过气才停下,然后翻过来平躺在旁边,扯来薄丝被随意地搭在了彼此身上。
岳凌兮对他的行为有些不解,微微支起胳膊道:“陛下?”
“十日不见,可曾想我?”
楚襄问得突兀,她的回答却是一如既往的坦率:“想。”
“所以我今晚留在这里陪你,一解你的相思之苦。”楚襄扬唇一笑,伸手揽住她的腰,让她趴在自己的胸膛上。
岳凌兮愣了愣,然后才品出了味道来。
他来的时候身边除了流胤连个太监都没带,她只道是为了掩人耳目,谁知他还有这种心思!怪不得他今天穿得甚是随意,都打算在这睡觉了,自然怎么方便怎么来了。
岳凌兮默默扒开他的外衫,里面穿的果然是那件熟悉的寝衣,她一阵无语,旋即开口劝道:“陛下,这床又小又硬,您如何睡得?再说了,明早若是被人瞧见您从寒香殿出去,我们岂不是前功……”
话未说完就被他堵住了嘴。
“兮兮,我亦甚想你。”
她的心忽然就软成了一滩水,沉沦在他的温情厚意中无法自拔,那些忠言也都不知不觉咽回了肚子里。
浅尝辄止的缠绵之后,两人依偎在床头,谈论着这几日发生的事。
“陛下,您是何时猜到这些流言是那个人散布的?”
“何须去猜?”楚襄闲闲地把玩着她的秀发,眸中精光微露,“即便黎瑞已经被解决了,但你还活在世上,对他而言始终是个隐患,他必会想尽办法将你除去,所以但凡某件事情是针对你而来,多半就是他在暗中搞鬼。”
岳凌兮沉吟道:“那……您如何就能确定宋玉娇是他的人?”
“我不能确定,只是觉得她很可疑罢了。”楚襄见她面带疑惑,遂详细地解释道,“以那个人的城府而言,他的计划绝对不会如此浅薄,定是一环套一环,所以拉你下马令我掣肘只是第一步,接下来他肯定会继续离间我们之间的关系,

责任编辑:178软文网
百度网友:- 莫失莫忘/ 
评论:好的爱情,战得胜时间,抵得住流年,经得起离别,受得住想念。

天涯网友:相依°- Janet
评论:谁说我胖我跟谁急,我不就是有点肿么。

猫扑网友:黒色曼陀罗
评论:人生为棋,我愿为卒,行动虽慢,可谁曾见我后退一步。

网易网友:Haggard. 憔悴
评论:向上爬时,对遇到的人好点,因为掉下来时,你还会遇到他们。

天猫网友:你真叫我作呕
评论:人心就像一个容器,装的快乐多了,郁闷自然就少。

搜狐网友:惆怅 ▍ Burlk
评论:男人有了烟,有了啤酒,也就有了故事;女人有了钱,有了姿色,也就有了悲剧

腾讯网友:Leians-旧人心
评论:只要爱情不要金钱的女人很多,只要爱情不要婚姻的男人更多。

其它网友:〃得之我幸
评论:女人们,只有面对问题时不冲动,才能让爱情不被动!

淘宝网友:没你爸风骚 -
评论:令我感到骄傲和自豪的是,至今为止,地球仍被我踩在脚下。

凤凰网友:未曾狂热付出&
评论:连贝克汉姆都不知道,你丫还有什么资格敢跟我谈篮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