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消费在线,欢迎您!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网站关键词: 福州消费在线

呼和浩特凯蒙中医院可靠吗?【不看后悔】

来源:未知 作者: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23日 09:49:15
凯蒙中医院位于内蒙古呼和浩特市金桥开发区…………是一家集中医治

凯蒙中医院位于内蒙古呼和浩特市金桥开发区…………是一家集中医治病、中医养生、中医教育、中医研究为一体的中医院,拥有男科、妇科、内科、内分泌科、皮肤科、儿科、骨科项目,在市内有多家凯蒙大药房,并与同行中医馆在中医药领域开展了深度交流与合作。

凯蒙中医院坐诊的名医中最有代表性的当属刘汉荣医生。他从1970年1月开始从医,30多年一直从事临床工作,擅长与自然环境相结合的激活人体自身免疫力的时相辩证治疗法。凯蒙中医院

在进入凯蒙医院之前,刘汉荣医生一直在解放军二五三医院坐诊。期间,在内蒙古医科大学中医专业学习了四;在1985年送医下乡为兵及农牧民服务中,方圆十几个县镇的牧民慕名赶着牛羊勒勒车求医,治愈了几十例大大小小疑难病症,荣立全军科技三等功、集体科室二等功。

一个能持续支持人们学习并精专的动力就是兴趣,是人的内在驱动力,驱使人们持久不断的专研,并越来越精通。这种兴趣会散发强大的热情,让刘汉荣医生不仅在医学院上学时就牵手了曾在兵团玩冲锋枪的同行夫人,还影响了女儿从医,又神奇的把和医学专业八竿子打不着的解放军团参谋长女婿也“拉下了水”,变成了中医专业的职业技术学校的夜校学生。凯蒙中医院

在这一个小家族全部学医从医的氛围中,每当有一个成功的新验方诞生、一例成功完全治愈的患者案例,全家人都会非常积极的响应,幸福的气氛会久久的整个家族中弥漫,直到下一个幸福来临。

这种来自于一个医院成员的家族幸福感,和着被治愈患者的感激之情弥散至医院,从一个科室扩散至另一个科室,又会传递给其他正在病痛中选择就诊医院和医生的患者,良好的信任就此搭建起来了,这就是凯蒙中医馆的核心竞争力。

凯蒙中医院的张泽涵中医医师,本科学历,从事中医内科、中医妇科临床工作二十余年,有丰富的临床诊疗经验。特别对闭经,痛经、月经不调,经行伴随疾病,青春痘(痤疮)偏头痛,高血压,痰咳哮喘,失眠,老年性退行性关节病变,肩周炎(颈肩部肌肉痉挛综合征)、妇科疑难杂症、内科疑难杂症,有独到的治疗方法。并对针灸按摩理疗等传统疗法也有丰富的临床治疗经验和独特的手法。凯蒙中医院

名医是医院声誉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与医院紧密相连,刻画了医院的特征,意味着医院的魅力,预示着凯蒙中医院医院的光明前途。

 












































































































    “嗯!”钟荩把床上的被子挪开,让方仪坐下。

    “怎么还和她扯一块,那个丫头脸上有股子妖气。”

    钟荩不喜欢方仪用这种鄙夷的语气说花蓓,但她不会辩白。钟家的规矩,方仪讲话时,她和钟书楷不得插嘴。

    方仪拢拢睡袍,“照片看了没?”

    “妈,我刚换了单位,领导又让我参加个大案,时间;

    。。。。。。比较紧。”

    方仪脸一沉,“那等你闲下来再谈这事!你26啦,再不找对象,亲戚们还以为我家有什么问题呢!”

    钟荩低头不语,26很老了吗?情感专家们一致认为27岁是女人的分水岭,跨过这个分水岭,没嫁出去的才称为剩女。她现在还算一棵长势茂盛的树。

    左眼皮又在跳,钟荩死命地掐了几下。

    出门时,方仪在厨房烤面包,钟书楷坐在餐桌前看早报。

    “妈,我去上班了。”

    方仪没吱声,有可能没听见,钟书楷说话了,“钟荩,这两天你先挤挤公交,爸爸今天下了班就去给你挑车,争取这月买回来,那样你上班就方便了。”

    “谢谢爸!”钟荩带上门下楼。有这么关爱自己的爸妈,她应该是幸福的,不是吗?

    小腹疼得厉害,走一步似乎就加剧一下,还没到站台,钟荩都能感觉内衫湿透了。也没看站台下面的那张长椅脏不脏,她抱着包就坐了下去。

    天阴沉沉的,街边的梧桐树还挂着旧果,没有丁点春意,瑟瑟的晨风吹过来,刺刺地凉,与江州比,已经算暖和了。江州在省城的北边,挨着海,这个时节,偶尔还会飘一场薄薄的春雪,省城很难得看到雪的。

    手机有短信进来的声音。

    花蓓说:冬天这么长,别难为自己,找个人来取暖吧!

    这么委婉的语调,真不像花蓓的风格,钟荩看了直乐。一笑,肚痛轻了点。她回道:找个人多麻烦,去商场买个热水袋捂着,价廉又物美!

    钟荩直接去的看守所,今天要提审戚博远。公文包里装着戚博远案件的两卷材料,拎着有点沉。

    看守所外面停着一辆银色的凌志,高贵优雅的外表让经过的人都不知觉多看几眼,钟荩把证件递给门岗警卫,也瞟了瞟。

    “这么早就有人来探视了。”

    “戚博远正在见律师。”警卫让钟荩进来,指指身后墙上的监控录像。

    这么快?钟荩很惊讶,她突然失声叫了起来,“他在干什么?”

    会客室的画面上,一个身材高壮的男子拿着相机,让戚博远转过来、转过去,甚至还掀起衣服、张开嘴巴,如同明星走红毯,闪光灯闪个不停。

    “钟检,这是个行家。”警卫说道,“他在防备我们提审时对戚博远用刑,先留个底。”

    钟荩凑近屏幕,男人一头茂密的卷发在画面里非常抢眼。仿佛知道有人注视,男人配合地把脸转了过来,嘴角半倾,似笑非笑。

    啊,大脑袋!要不是及时抿紧嘴唇,钟荩估计会失声叫出来。;
------------

3,月光恍似你(下)

    在会客室外,两个人打了个照面。

    和昨晚比,大脑袋今天的着装算是正常了,深色系,有点职场男的范,只是那头卷发,依旧满头怒放。

    “常昊!”他面无表情地点了下头,惜言如金。

    钟荩还没有从戚博远的律师是大脑袋这个事实中回神,双目发直,着实愕到了。

    “不知道这两个字怎么写?”

    一开口,又是这股居高临下似的不耐烦,钟荩皱起了眉头,“你就是叫李昌镐,我也不会写错一个笔划的;

    。”

    常昊倏地嗅到一丝异常的气息,眼前这位第一次见面的女检察官对他口气并不友善,但他不愿多理会。他只是礼貌地打个招呼,以后要查阅材料、咨询什么,还是要打交道的。

    他很少做这一类的刑事案件,简直就像衬托公诉人高大形象的小丑,收费还不能太高。接到远方公司的电话时,他正在海南晒阳光浴。他刚结束一件大案,想休息几天。听完对方的陈述,他建议对方找个法律事务所的小律师好了,不值得花那么大一笔钱。对方说钱不是事情,动车组投入运营中发现了许多问题,戚博远是专家,需要他来解决,他真的不能有事。常昊冷笑,那你让他别杀人啊!对方说事情已经发生了,说这些也没用,能不能请常律师想办法判个死缓什么的。那人磨了他一个多小时,把他的手机电池都耗尽了,他不太情愿地接下了这件案子。听说警方已经抓获了戚博远,他立刻飞了过来。

    他都抬脚要离开了,钟荩又叫住了他,一脸严肃。

    “常律师,《刑事诉讼法》里是不是有一条,辩护人不得帮助犯罪嫌疑人串供、引诱证人改变证言或者作伪证等扰乱司法机关诉讼活动的行为?”

    第三十八条!常昊脸上划过一丝奇异的表情,女检察官竟然敢在他面前这般卖弄。

    “谢谢检察官的提醒,我还真记不得有这一条,我只知道辩护人要维护委托人的合法权益,防止公诉人主观片面,造成冤案错案。”

    钟荩因为腹痛脸色苍白,现在被他激得脸颊上泛出了几缕红晕,“那些只是你的臆想,任何人触犯了法律,都将绳之以法。”

    “我不是女人,谈什么臆想、梦想,我只讲事实。需要我举例说明吗?”常昊倨傲地扬起下巴。

    “事实就是戚博远杀了他的妻子。”钟荩也不知自己怎么就沉不住气了,她并不是一个喜欢和别人抬扛的人。

    常昊笑了,那宽阔的嘴角往上那么一弯,笑意即短又薄,嘲讽的意味毫不掩饰,“你的意思是这案子你们已胜券在握了?”

    “我们会用证据来说话。”

    常昊阴沉的目光肆无忌惮地在钟荩脸上巡睃,“请问检察官贵姓?”

    “钟!”

    “芳名呢?”

    “钟荩!”钟荩从他的眼中,看到自己的面容是铁青着的。

    常昊点头,他记下了。

    “钟荩小姐,你可能还真不太了解我,我这个人最恨别人挑衅,特别是女人,不管是赢是输,我都会舍命相陪。这件案子的结果是什么,别下结论,咱们一同见证。我只提醒一句:法庭不是酒吧,钟荩小姐别指望我怜香惜玉。”

    “好,法庭上见!”钟荩转过身去,发现自己的右手一直在抖,有腹痛,也有气愤。她从没见过如此嚣张而又无礼、粗鲁的男人,仿佛随时可以黑白颠倒;

    。见面两次,两次就让她气到失控。

    钟荩深吸两口气,命令自己整理情绪,不可以再次口不择言,这样容易让别人抓住话柄,从而失去主动权。不过,也没什么担心的。戚博远这件案子,有作案时间、作案工具、作案地点,还有人证,就差个作案理由了。

    “钟荩!”牧涛怕惊着沉思的钟荩,清清嗓子,才开口唤她。

    钟荩抬起头,头发根都发烫了,不知刚才一幕他看了多少。“牧科早,我。。。。。。刚到一会。”

    牧涛点头,“今天暂时别提审戚博远了,你花点时间把景队长送来的材料好好看看,对整个案情熟悉一下。”

    “好的。”

    牧涛沉吟了下,又说道:“在法庭上,被告极有可能翻供,辩护人的言词也会非常犀利、尖税,作为公诉人,心理必须非常成熟。如果一旦被他们操控,将会被他们左右。”

    钟荩真想找个地洞钻下去得了,看来牧涛什么都没错过,“我会努力。。。。。。学习的。”

    “你脸色很差,先回家休息。从后门走,前面已经被媒体堵住了。”

    钟荩下意识地就看向大门,已经关得严严实实了。牧涛眉头紧锁,显然压力很大。

    “那怎么办?”这样围堵着,浮躁、亢奋的因子会令看守所的危险升级,每个人的神经都会绷到极限。

    “一会省院发言人要开个发布会,对外介绍下情况。”

    钟荩犹豫了几秒,还是想证实下,“牧科,常昊在省城律师里名气很大吗?”

    牧涛一抬眼,似乎这个问题问得很奇怪,“他没在江苏接过案子。”他这样回答。

    后门在看守所厨房旁边,平时很少开,今天也有警卫在把守着。钟荩一出来,心突地大力一跳,后门外也埋伏着几位记者。看到她,长枪短炮全对准了她,问题劈头盖脸砸了过来。

    “请问戚博远真的关押在这里吗?”

    “他在里面的心情如何?”

    “是什么事情让他起了杀妻的念头?”

    。。。。。。

    钟荩哪里经历过这场面,不慌乱是假的,举起公文包挡住脸,“对不起,我不知道。”她尽力推开镜头。

    一辆红色的本田停在路边,车门开着,花蓓坐在驾驶座上,笑得花枝乱颤。

    知道前面是个坑,钟荩眼一闭,奋力一跳。

    “你欠我一次。”花蓓拐了个弯,发觉身边的人不出声,捂着小腹,身子弯成了一把弓,“你怎么了?”

    “先送我去医院。”钟荩疼得气若游丝。

    “行,你先给我独家新闻;

    。”话这么说,花蓓脚下的油门可没忘了使力气。

    “你有人性吗,我都快要死了。”钟荩咬牙切齿。

    “你才死不了呢!”

    “又不是没死过。”一摸额头,满掌的汗水。

    花蓓蓦地闭嘴,一张俏脸静成一潭寒水,往死里猛踩油门。

    挂的是急诊,医生问了几句,给钟荩检查了下,打了一针止痛针,又开了b超单再做了个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还好,没有卵巢囊肿。”医生吁了口气。“结婚没有?”

    “没有。”花蓓回答,看到钟荩,摸摸鼻子,欲言又止。

    医生探询的目光从眼镜上方瞟瞟花蓓,又瞟瞟钟荩。

    钟荩好像很冷,上下牙打着战,抖得都坐不住。

    “但。。。。。。做过一次药流,是不是有什么后遗症?”花蓓从身后抱住她。

    女人的子 宫,就像一颗倒悬的梨子,它非常柔软,非常美丽,可以感知甜蜜,也会带来痛苦。

    那是几颗白色的小药片,她吃下去就吐,最后没有办法,只得把药片碾碎,融入水里,再咽进肚中。

    疼痛像一把钝斧,在腹腔来回绞割。子 宫剧烈抽搐带来的不安与疼痛愈演愈烈,她坐在马桶上,双手紧紧抓着墙壁上的水管,下嘴唇补咬得渗出了血,额上的冷汗涔涔而下,然后身体成了一具躯壳,灵魂飘浮在半空中。

    “荩,医生问你呢?”

    她别过脸,花蓓的嘴巴一张一合。

    医生把滑在鼻梁上的眼镜扶正,又重复了一遍:“最近是不是工作压力过大还是换了个环境?”



责任编辑:178软文网
本网网友:厮守°- Michae
评论:爷爷说他们那个年代。谁考试不会答。就答说毛主席万岁。没人敢打叉。

天涯网友:篮子里的海飞丝
评论:昔日迎风尿三丈、如今顺风尽湿鞋。

猫扑网友:看破红尘之罪
评论:人之初,性本善,不写作业是好汉

天猫网友:不相离°  1/m*
评论:我说过我爱你。没说我只爱你。

搜狐网友:潇洒 小姐 Seve°
评论:当今社会别结婚,结了又离多麻烦.

其它网友:资本、principal
评论:学习伤我千千遍,我待学习如初恋。

网易网友:余存° d3sTiny-
评论:美国纽约一劫匪在抢劫银行时说了一句至理名言:“通通不许动,钱是国家的,命是自己的!”

百度网友:逆光Presumptuous≈
评论:令我感到骄傲和自豪的是,至今为止,地球仍被我踩在脚下。

淘宝网友:碎梦 3/3dream°
评论:因最近频繁地震,通往爱情的路已断裂,请您绕道而行

腾讯网友:- 无欲无求/ 
评论:世界上最疼痛的话是:“我爱你,但是……”。世界上最甜蜜的话是:“……但是,我爱你”。